熱情 使命?

自己是為了什麼工作? 這也許是一篇有點負面的文章? 但反應最近的心境. 我為了什麼工作? 我為了什麼在這一個團隊裡面? 我們在做什麼? 我們是否每一個人都 buy in 我們在做的事情? 我相信, 在職場上, 大家都想要做好, 想要獲得成就感, 想要做出好的東西. 我看不到號召. 連以往 hi-comm 都以 virtual 的形式舉辦. 有多少人會去看公司首頁, 有多少人會點進去看裡面的東西? 有多少人為了自己的工作而興奮呢? 我們每一天的工作, 又是如何讓這個世界更好? 讓客戶, 讓使用者更開心? 我們做每一個產品的出發點到底是什麼? 我們基於恐懼沒有營收, 然後做出很多不同的事情? 還是我們相信我們的願景跟使命來行使我們每天做的每一件事情?

當我們自己做的東西我們自己覺得有信心時, 客戶給了正向的回饋時, 我們根本無需太擔心關於銷售的部份, 因為大家當然會去選擇最好的那一個. 但如果我們自己很虛的時候, 我們卻要花費很大的力氣來說服別人使用. 我們對於我們所做出來的東西有多少信心呢?

在一個新的 project kick-off 時, 是否整個團隊都很興奮的要去做這個 project? 大家是否都是有共識的一起往前? 還是只是一個新的東西 deploy 下來, 然後我們去執行? 那團隊的每一份子都有共識要往目標前進嗎?

我深深地相信, 我之前所做的 project 它所帶來的價值. 這是完全驅動我所有的貢獻與付出. 也唯有這樣, 在碰到困難時, 因為使命願景以及深深相信它的價值, 由他來驅動解決所有的困難.

我想, 現在碰到最大的問題, 就是沒有號召力… 基本上如果連最大的頭, 中頭小頭, 都讓我不曉得到底為何我要在這裡服務時, 沒有號召力, 那正是一個向下沉淪的警訊. 我不知道我為何而做, 我不曉得它的價值. 最後, 大家就變成只會把自己事情做好, 那我們就要一直深深地從恐懼出發, 保守, 穩固現在固有的, 但是卻無法開創新的東西.

如果真的要有 start-up mentality, 最基礎的是, 是否所有成員都要這麼做. Start-up 可以衝是因為他們 recruit 到的成員在進來時是想衝的. 把一群人 group 成一個新的區塊想要變成這樣, 但卻連最基礎的 f2f 取得共識都沒有做, 可想而知根本就不會有任何不同. 是否有人真的注意到, 每件事情背後的意義? 大家不參與背後的意義, 沒有號召的人, 背後的意義?

The journey of getting the “Real World Security Practitioner”

去年年中, 我很幸運地有機會跟公司一些同事一同去參加美國的 Blackhat 2010. Blackhat 通常都在美國賭城舉行, 地點在著名的 Caesars Palace Hotel​.

Blackhat 是一安全性的研討會, 2010 年共有六天, 分別為前四天的訓練課程, 以及後兩天的專題演講 (Briefings). 這次公司的同事都是參加兩天的訓練以及兩天的演講. 訓練的課程事先由各個同事選擇, 我們事先協調每個人都參加不同的訓練, 以及不同的演講.

我所參加的訓練是由 Peak Security 公司所舉辦的新課程「Real World Security: Attack, Defence & Repel」. 與其說它是一個課程, 不如說它是一個兩個整天的 War Game. 參與訓練的學員一進教室時, 就被分為兩隊. 整個課程有一個故事串起整個主軸, 而兩方分別是故事中的兩個重量級公司, 互相進行網路的攻防.

講師在課程一開始時, 就提到了一個叫做「Real World Security Practitioner」的認證, 是與這個課程合併在一起的. 完成這個課程的人, 就有資格申請這個認證. 這個認證通過核可需要下列幾個關卡:

  1. 完成這堂課
    必須要有概括性的安全知識, 以及團隊合作的能力 (通過課內的同儕評比)
  2. 通過課後的筆試
  3. 完成一個專題並繳交一份書面報告
    課後 60 天內完成, 至少 15 頁, 必須為 APA 或 MLA 格式

剛開始聽到時, 真的是非常的挑戰, 上完課第一天我猶豫了很久到底是否要簽訂申請這個認證, 由於看起來太困難了. 第一天上完課時, 我在 Caesars Palance 通常 Flamingo 的天橋上, 跟我們同行的領隊敘述這件事情, 當時他鼓勵我可以先申請看看, 反正到時候生不出來再說.

上課的兩天對我來說非常的刺激, 因為距離上一次去美國, 已經是約莫二十年前的事情, 然後這又是一個團隊合作的課程, 導致語言溝通、文化差異對我來說造成更大的障礙. 隨著時間過去, 我漸入佳境, 第二天的課程也很順利的完成了. 班級上的同儕評分選出了兩位風雲人物 (MVP), 副總 (VP) 等級果然是當之無愧!

課後的筆試其實不會太困難, 只要課堂發的講義有稍微看過, 對資訊安全有些了解, 大概都答得出來, 是一份滿簡單的試卷 (大部分為選擇題, 其中兩題申論). 因此, 在我回台的一兩周內, 就被寄信告知我是認證的候選人, 由於課程與認證都是新的, 因此我被排在第十一號. 得到這個消息的我相當興奮, 竟然可以拿到一個全球編號 11 的認證!

時間又匆匆飛逝, 期間在趕公司的 project, 竟然一轉眼就超過了六十天, 而我還沒開始動工. Peak Security 的 Greg 很貼心的自動延長 30 天, 並且提供了我 APA/MLA 格式的協助.

正當我完全沒有思緒時, 突然有了重大的突破, 意外的發現廣告信中傳送者的一些特點, 於是我在截止前兩天花了一些時間把東西給趕出來.

天不從人願, 在一個半月後的回應, 說明了我的內容太少, 並且提出了幾個改進的地點, 包括撰寫一些程式來驗證我的想法, 以及一些更進一步的內容. 其實這個結果一點都不令人意外, 因為我為了趕稿, 大部分都是貼廣告信的原始碼, 佔據大部分篇幅.

我依照建議的項目一項一項完成 (書面報告在此), 最終在 2011 年春節前夕, 收到了 Greg 報給我的佳音, 我通過了認證, 並且成為第十一號認證通過的學員 (詳情見此連結).

這是一個非常寶貴的經驗, 去了美國參加 Blackhat 已經讓我大開眼界, 而拿到這個認證更是不可思議. 一切的起源都只是在天橋上的那一段話, 當時我完全不曉得是否能夠達成, 但是只要開始去做, 硬著頭皮執行下去, 回頭看這一切, 似乎也就不那麼困難了.

有時候我會懷疑這整件事情會不會是我一個人在自 high, 但後來在網路上看到同樣上過課的人, 也是高度評價, 是一個有別於其他訓練以及認證的課程.

應該是很讚的開始

2011 年已經過了 16 天的, 應該要來個回顧. 其實這年下半年過得很精彩. 上半年我大概都還籠罩在手受傷的陰影, 直到六月中開刀完之後, 有了顯著的改善. 七月底去了 Las Vegas 參加 Blackhat, 整個精彩的旅程大概就從這兒開始. 回來後, 在工作上趕出一個 prototype 出來, 很讚!! 接著, 就是 non-stop 社團活動, 包括 9 月的 mini concert, 10 月 16 日在紅樓辦的 Ear Candy (只聽音樂不聽話), 12 月新竹煙波 Engineering Camp 史上最強熱音熱舞登台演出!! 在這中間, Blackhat training 後續有個 Real World Security Practitioner 的 certificate, 有著種種關卡, 最後我幾乎完成所有關卡, 連三個月完成一篇 research 的文章也交了. 雖然被退件, 不過修改過後的版本也即將在明後天送出, 過了的話名字還可以被刊登在 rwsp 的網頁上!

當然, 我 09 年初以及 10 年初所許的願望竟然在 2010 年底達成了, 這一切都這麼的不可思議!!

看來, 2011 年有很多新的東西, 新的動力, 新的元素! 不過看來我又會一路忙到三月多了, 包括春酒, Solution Contest 以及 Legacy 42 第五週末, 然後還要規劃很多東西 o.O!! 不過在 Engineering Camp 的瘋狂吃喝完了之後, 是該養生養生了.

Change!

自從上次那篇之後, 確實做了一些改變. 從上一週開始, 我早上會跑去健身中心. 因此一來我就開始早起了, 情況有開始改善, 體能也變得比較好, 體重也下降了. 基本上, 這次挺猛的, 我應該會一直做到我滿意我的體重為止.

這幾天跟同事閒聊, 我發現這一年我整個人的心變了… 變得很刺, 變得很狹隘… 今天在 all hands 的時候, 也有相同的體悟. 整個人變得很自大又自滿, 看不起別人, 眼高手低, 實在是要不得. 看來我除了一些作息上的改變外, 心態也要改一改. 很感謝這些人. 最近真的很暴躁, 我也不曉得為什麼, 可能事情 (外務) 很多很雜, 然後持續非常久了, 彈性疲乏. 這當中其實小間斷小間斷地會重拾一些熱情, 真的要好好想辦法讓自己做一個比較大的轉變.

跟人相處真的不在我的舒適帶, 我比較習慣跟鍵盤 & 螢幕做溝通 (I/O) orz… 所以要讓自己拓展, 去冒險吧!! (心驚驚)

最後… 這篇 blog 有點太負面了, 之後應該要 po 一些跟自己心境無關的東西上來… 比較多技術, 比較多音樂, 以及一些對事物的看法吧!!

Borderline

最近的生活有點恐怖, 每天一樣的 pattern, 跳不出來. 今天晚上逃離習慣的房間, 獨自散步到政大 Starbucks, 好好的一個人靜一靜. 之前, 每天的循環就是: 睡不飽, 太晚到公司, 然後在公司忙, 晚上鍊團或其他活動… 累了一天好想好好休閒, 所以就打星海, 打到一兩點才睡, 接著就 recursive, 然後精神越來越遭. 我應該要戒星海一小段時間…

What is it the borderline? I’m feeling like I’m kind of losing it. 我第一次碰 C, 是 1996 年在改 Firebird 的 source code 時, 一晃已經 13 個年頭了, 一直在這個地方打轉. 後 90 改 BBS, 然後學 Photoshop 做影像處理、網頁圖片、海報等, 兩千年左右開始碰 PHP MySQL, 接著上大學就是搞網管, FreeBSD, mail server, 也寫了一些失敗的 JSP, PHP 網頁, 搞活動學 Premiere 影像剪輯, 專題時弄 Java 跟 Web Service, 然後實驗室時開始寫一些 embedded Linux 上 UI 的東西… 其實在我畢業選工作的時候時, 就已經有一點倦怠了. 我不是一個認真的人, 所以我沒辦法像其他人一樣, 27 歲被 HTC 挖角當經理管一堆人, 我也不像其他神人一樣, C++ 或演算法什麼強到爆炸… 這麼早進入這個領域, 現在只到這樣其實真的很混… yeah, 我把時間花在其他事情上面, 當阿宅打電動, 看 mobile01, 坐白日夢, 彈彈琴…

雖然在我選工作時已經倦怠了, 不過在進到公司後, 真的還挺 high 的… 不過這種東西慢慢消失了… 我想可能真的是弄太久了… 這種混亂也有可能是來自於我整個陷到前面講的 pattern 裡頭, 也很有可能是一些其他因素吧…

Anyway, I’m going to have some changes. 打斷這個惡性循環, 讓動力開始, 源自於很大的根本…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就是那些「想」很久, 但卻沒做到的事情. 接著從這些成就感變成正向循環… 就從體重下手吧!! (這大概是一切的癥結點 XD) 一直覺得自己太重, 卻沒去運動, 然後每天早上就吃一大堆邪惡的東西 (including the nights)

That’s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