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6 度本位

幾乎一整年的沉靜

離上一篇文章又超過一整年了, 再過幾天, 是我在當若滿一整年的日子, 日子真的過得好快。

這一整年有好多的變化, 也有好多的體悟與認知。我覺得最大的感觸, 就是我終於可以慢慢的接受沒有事情是 100% 完美的這件事情。以前只要我看到一點不 ok 的事情, 就會小題大作, 就會不開心, 或是很嚴肅的去探討。但是, 在上一份工作的洗禮之下, 這一次我終於試著, 等一下, 忍一下, 什麼事情都是需要時間去提煉的。

說到時間去提煉, 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感觸。猶記得去年, 我約莫在五六月的時候想要變成以接案為生的 SOHO 族, 我對於我所做的工有信心, 所以我不會亂開很低的價格, 但相對的客戶沒有人知道我, 即使熟識的朋友也不熟悉我擅長的領域而無法理解專案的價格與價值。

當時洽談了好幾個案子, 全部都掉光光了… 在去年底陸陸續續有零零星星的案子, 我就接著做, 做著做著才開始累積, 才提煉出一些客戶再幫我轉介紹。很可惜我的正職工作事情真的太多, 我也沒有閒暇的時間可以另外接案了, 所以我就都要轉介紹或推掉了。這樣幾乎花費了一整年, 而去年的這個時候我認為是馬上可行, 我真的沒有特別意識到, 所有的東西都是需要累積的。累積的是專業的堆疊, 例如我做網頁網站的前後端工程, 從前端 HTML/CSS/js 到後端的 django/python, 各種第三方串接, 再到更後面維運雲端的選擇; 累積的是與客戶溝通的堆疊; 累積的是能否精準平衡承諾要做的, 以及實際上發現要做的事情, 要多做多少到多完美而自己不會覺得被剝削; 累積的是評估這案子到底值多少錢… 講這麼多, 就只是想說, 沒有任何事情是一蹴可幾的, 都是累積的。

雖然說, 我可以接受不完美, 但是就新創團隊, 還是有一個很大的底線, 那個底線就是在於願景。我覺得沒有什麼比這個更重要的了, 就好像一個憲法之於國家, 願景就像新創公司的最底的底線。願景不同, 其他什麼東西真的都不需要談了… 我記得精實創業 (The Learn Startup) 這本書裡面有個三角形的圖示, 分別是願景、策略與產品, 我覺得真是太貼切了 (雖然這好像很基本)。

* * *

最近覺得總是有些紛紛擾擾, 有些朋友從名單裡消失, 我也不知道我做了什麼, 我也許都太專注於自己想做的事情, 剩下的時間只想休閒/休息, 沒有太多時間去關注身旁的這麼多的朋友, 不過也許道不同, 就會慢慢淡出吧。

然後今年年初我也突然發現自己也把 FB 當做一個炫耀的平台, 所以最近已經很少在上面發言了。有些朋友在新創事業獲得了好評, 有些朋友過著我覺得美輪美奐的演藝生活到處巡迴, 我一直沒有達到我理想中的目標, 但很慶幸我現在跟著一群夥伴打拼。至於有沒有那麼一天? 我也不知道, 走過一次再來第二次, 就真的非常清楚, 開創一個事業到底有多難…

我沒有那麼幸運, 也沒那麼聰明, 也或許我沒那麼努力, 還是期待心目中的理想可以實現! 我已經知道越來越接近了, 只是到了一個類似跑馬拉松跑到一半時的感覺, 在路上了, 在遠方。

糾結了好一陣子, 快要開始放空放鬆了

糾結了好一陣子, 本來想說五月中旬過後, 我就應該很閒了, 沒想到突然接了一個緊急的 case, 然後之前跟學長一起做的 case 又要進行收尾, 又一連串的回中央大學 (系友會、專題競賽, 下週還有兩個活動), 加上我禮拜一開始嚴重感冒, 好像都沒有好好放鬆…

但是隨著緊急的 case 搞定, 然後跟學長一起做的 case 也快弄好了, 回中央的行程又都進行了一半了, 就只剩下感冒好起來, 我就可以真的好好的放空一下了…

總覺得該找個時間好好總結, 從 2012 年 3 月加入 House123, 到現在這個神奇的狀態, 我學到了什麼, 整理整理, 然後再看我接下來到底要做什麼。

其實, 這兩年很精彩的, 我也很感謝, 我可以觸碰所有的技術, 規劃、設計以及執行, 角色橫跨 Developer, QA, PM, UI Designer, … 讓我在這兩年的技術有指數般的成長。但說到這種轉變, 我只能說我真的非常無奈, 這種悲傷就是由於太投入伴隨而來的。很謝謝, 事後看到我的作品, 仍然稱讚, 覺得我設計的東西很好用的人, 給我支持與鼓勵的人… 有時候, 有些事情就是這麼複雜, 就是無法, 這種無奈, 我想那不是哪一種公式組合就一定有得解的, 這也許也是人生有趣的地方? orz

但這樣的轉變對我來說可能也好, 因為我就開始真的要去到我想要去的地方了。最傳說中的鬼島創業, 真的有太多亂七八糟的事情要顧及了, 好難就簡單的為了理想、願景、產品好好做。沈澱一陣子再出發吧!

最近的思索

最近一連串的事件, 讓我的心情受到一些影響。從前陣子申請補助被評審委員挑戰, 到前陣子新聞媒體亂報公司的事情, 也到公司一直都沒有什麼起色。讓我開始懷疑, 開始不相信… 不過這時又讓我想起了一些談話, 例如: 有些人實踐他的夢想, 實踐到一半碰到挫折, 就會說這不是他要的, 這跟自己的興趣不符… 等等, 因此, 我也在想, 是否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我身上呢?

這一次的事情, 讓我破天荒的跑去誠品買了一些書, 因為我真的很想知道, 房地產和台灣現在的經濟,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購買的「誰把台灣經濟搞砸了」一書有解了許多解答, 但或許我獲取更多的知識吧, 畢竟我通常看的東西都是網路上的技術文件。

我想, 這一次我之所以會感到不安, 應該是因為我開始覺得, 我們是不是太自以為, 是不是社會觀感現在對房地產就是有很多負面的感受, 是不是我們太無知? 但其實這最終, 都歸咎到將自己的根本 attach 到別人怎麼看我 & 我們的公司而產生的慌亂。在實行自己要做的事情時, 有多少人不看好? 有多少人數落? 如果到最後一道防線, 連自己都不看好自己了, 那就真的很快就會瓦解。

話說回來, 最重要的還是累積實力, 增進自己的知識, 想辦法讓自己 & 公司更有價值, 穩紮穩打, 切勿尋求捷徑。

這是我今天的想法。我知道, 我一定會達成我的目標的。我可以製作一流的網站, 一流的 UX & 一流的服務。

今日碎碎念

離上一篇已經又超過一年了, 上一篇甚至是我上一份工作快要離開時寫的。今天我在捷運上面, 想著這一陣子來的事情, 我覺得有一件事情非常重要, 那就是「信譽」。做事是否可以做得完善? 你推薦了哪些東西給你的朋友? 你跟你的朋友進行了哪些合作跟交易項目? 每一次的跟朋友互動, 有目的性或沒有目的性, 都開始加加減減自己的信譽。而我覺得信譽可能不僅只是個人, 他還是一個流動, 你近期都跟哪一掛人流動在一起, 你在哪一個產業, 你工作的性質是怎麼樣? 都會間接影響。為什麼會提到這個呢? 我想大概就只是當有時候很單純要分享一些好事情時, 卻因為種種因素而被澆一些冷水有關吧 (當然, 很有可能是我自己自作多情)。

離開了大公司, 開始打造一些自己的東西, 或者是跟別人有些合作, 到底是個怎麼樣的感覺呢? 只能以「完全不同」四個字帶過。視野不同, 圈子不同, 聚集的人不同, 關注的事情不同。當自己從一個框框跳出來之後, 就會發現好多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世界好像變得更大了。而謀生的工具不再只是原來的一種。好多事情我覺得是以前覺得「自己不行」、「不可能」, 而現在卻可以自己開創出一些東西, 也挺有趣的。只是有時候焦點太多, 反而無法聚焦, 更多的狀況則是, 常常看到別人的好而欽羨不已。

現在公司開始有一些眉目, 之前自己打造的東西正好是公司內部作業很重要的命脈, 其實很開心, 不過這是內部的東西所以給外部看的網站是看不太出來的, 也學了許多寶貴的, 介於硬實力與軟實力中間的東西。做網站, 技術不外乎就是 backend/frontend 技術, 但是有些是貫串的… 如何找到更優秀的合作夥伴? 那網站的排版究竟哪裡出了問題? Visual Designer 在乎的是視覺, 那 UX 呢? 只是一些口號嗎? 現在公司的網頁大概在今年舊曆年後才到一個我自認為完整一點, 而那個完整是在於體驗上完整一點。然而走到這一步, 其實是請教 Web Marketing 的人才拼起來的, 但是最酷的事情是, 這件事情其實是 UI Designer 或說是網站企劃的部份, 剛好是我最弱的一環。到現在累積的一點東西, 其實我覺得最難跟寶貴的就是那個介於程式、視覺之間, 跟使用者經驗有關的企劃部分。而能夠有這些經驗, 都是一步一步慢慢改成的, 絕對不會是第一版就 ok 的。

說到技術, 還真是慚愧, 可能真的是太貪心, 什麼都想要, 就什麼都不精。真正鑽研技術、學習的時間沒有很多, 而忙的時候, 只求能夠趕快上線。當看到有更好的東西的時候, 腦子裡想的就是, 那如果舊的東西全部翻掉, 我到底是要花多少時間…

* * *

也許真的是太貪心了吧, 在工作、技術上, 我寄望我能夠成為 gslin、XDite 這樣的強者, 但我沒花夠多的時間… 在音樂上面, 我好像能夠像 VocoNovo 的成員一樣, 在台上發光發熱, Sound Engineering 弄得像 Ommm 或 Postyr 一樣, 而在財富上能夠擁有更多… 不過看來太急, 什麼都沒弄好…

大概就是最近心情的寫照吧…

Borderline

最近的生活有點恐怖, 每天一樣的 pattern, 跳不出來. 今天晚上逃離習慣的房間, 獨自散步到政大 Starbucks, 好好的一個人靜一靜. 之前, 每天的循環就是: 睡不飽, 太晚到公司, 然後在公司忙, 晚上鍊團或其他活動… 累了一天好想好好休閒, 所以就打星海, 打到一兩點才睡, 接著就 recursive, 然後精神越來越遭. 我應該要戒星海一小段時間…

What is it the borderline? I’m feeling like I’m kind of losing it. 我第一次碰 C, 是 1996 年在改 Firebird 的 source code 時, 一晃已經 13 個年頭了, 一直在這個地方打轉. 後 90 改 BBS, 然後學 Photoshop 做影像處理、網頁圖片、海報等, 兩千年左右開始碰 PHP MySQL, 接著上大學就是搞網管, FreeBSD, mail server, 也寫了一些失敗的 JSP, PHP 網頁, 搞活動學 Premiere 影像剪輯, 專題時弄 Java 跟 Web Service, 然後實驗室時開始寫一些 embedded Linux 上 UI 的東西… 其實在我畢業選工作的時候時, 就已經有一點倦怠了. 我不是一個認真的人, 所以我沒辦法像其他人一樣, 27 歲被 HTC 挖角當經理管一堆人, 我也不像其他神人一樣, C++ 或演算法什麼強到爆炸… 這麼早進入這個領域, 現在只到這樣其實真的很混… yeah, 我把時間花在其他事情上面, 當阿宅打電動, 看 mobile01, 坐白日夢, 彈彈琴…

雖然在我選工作時已經倦怠了, 不過在進到公司後, 真的還挺 high 的… 不過這種東西慢慢消失了… 我想可能真的是弄太久了… 這種混亂也有可能是來自於我整個陷到前面講的 pattern 裡頭, 也很有可能是一些其他因素吧…

Anyway, I’m going to have some changes. 打斷這個惡性循環, 讓動力開始, 源自於很大的根本…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就是那些「想」很久, 但卻沒做到的事情. 接著從這些成就感變成正向循環… 就從體重下手吧!! (這大概是一切的癥結點 XD) 一直覺得自己太重, 卻沒去運動, 然後每天早上就吃一大堆邪惡的東西 (including the nights)

That’s it…